产品分类

联系方式

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

电子商务服务中心

垂询热线

0571-56835043

电子信箱

bloodcollectiontubes@gmail.com

公司地址

浙江省台州市黄岩经济开发区北院大道10号
邮编:318020
电话:0576-84051777 84051888 84051999
传真:0576-84050345

更多 | 加入成员列表

资源导航

更多 |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

访问数:2343353

一点红中特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19-11-08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地上的河水不一定向东流,天上的星星不一定比太阳小。在西安,河水南北流的不少,河、灞河就是从南向北,汇入渭河,当然最后都是汇入黄河,成就黄河入海流。

  古都西安多水,曾有“八水绕长安”之景,即指渭、泾、沣、涝、、、、灞八条河流,在西安城四周穿流。其中河、灞河均源自秦岭,清浅的河在西安市郊东南汇入深广的灞河,成为其一级支流。

  作为一名自然之友野鸟会的观鸟爱好者,从北京来到西安,偷得浮生半日闲,就近选择观鸟点,首选灞国家湿地公园。我曾在2014年和2015年两次到过这里,都颇有收获。当时还收几十元的一张门票,今年元旦正式免费开放,不过划出一部分区域设立了游客禁入的保护核心区。2019年10月17日,再次造访灞湿地公园,不知会遇到什么鸟儿?

  天气不错,多云间晴。鸟儿早起,观鸟人也起得早。一大早起坐317路公交车,1个多小时就到公园西门(草滩门)。在公园西门口,就有两只八哥隔路相望,一鸟在树尖,一鸟在高塔电线上。几只灰喜鹊在路面和树间上下翻飞。

  进得园来,首先发现几只聒噪的白头鹎树梢上活动,一大群灰椋鸟在宽阔的草地上寻找早餐,忽然又群飞而起,落到银杏树上。一只乌鸫尖叫一声,从银杏树枝头飞到那茂密的树林中去了。往蒹葭湖走去,路过一个干涸的喷水池,一群棕头鸦雀在池底的荒草中蹦来窜去,两只白颊噪鹛从柳丛中挖出脑袋,一只麻雀也飞过来凑热闹。天上有两只普通鸬鹚不紧不慢地飞过。

  从草滩门进来几米处,宽阔的大草坪成了灰椋鸟的食堂,上百只结群找早饭。既能吃树上虫,也能啄地上虫,不挑食的灰椋鸟是林地草地忠诚的保护者。

  乌鸫虽然一身黑,但那张黄色的嘴能在求偶季节唱出鸟类世界最婉转多变的歌。它能模仿几十种鸟类叫声,有人称之为“百舌鸟“。不过,秋冬季节乌鸫的叫声相对单调。

  几只白颊噪鹛在一个干涸的喷水池边柳丛中活动,它在灞湿地公园分布广泛,喜欢在灌木丛结群觅食,不断发出簧片一样的声音呼朋引伴。

  白颊噪鹛在蒹葭湖畔的草地上找虫吃,它不甚惧人,与人的距离可以在十米之内。

  往摩天轮方向,走近湿地码头,临水而望,发现一波早起的鸟儿争相露面。荷塘中三只小??悠然自游,两只绿头鸭轻盈而过。水岸树丛,七八只黑尾蜡嘴雀在光溜溜的高枝间飞舞,两只红嘴蓝鹊拖着长尾巴掠水穿林而过,灰喜鹊啄食鲜黄的柿子,一只灰头绿啄木鸟突然窜起来,又落到枝上停歇了好一会儿。

  芦苇古称蒹葭。诗经有云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 蒹葭湖是湿地公园最大的水域,在蒹葭湖湖西路往北,往科普馆方向走去,沿途有渠有湖,左右鸟影不断。一只北红尾鸲雌鸟在科普馆前的小桥上与对我相视无言,一俯身飞到灌木丛中。一只翠鸟沿渠疾飞,突然收翅停在一片荷叶上。肚上长着黑拉锁的大山雀在树叶上找到一条青虫作为早餐。环颈雉披着华丽的羽衣,隐身在水渠对岸草丛中散步。大群普通鸬鹚落在湖中岛上的大树上,不下百只。一对凤头??和一群斑嘴鸭在湖中畅游,一对低调的赤膀鸭夫妇也在湖中游荡。

  一对小在荷塘悠然自得。俗称“王八鸭子“,但它真不是鸭子。善潜水捕鱼虾。

  与小和平共处一水塘的绿头鸭(这种鸭子是家鸭的祖先),这群绿头鸭中,混入了嘴尖黄色的斑嘴鸭。

  一群黑尾蜡嘴雀在光溜溜的树枝上翻飞,它们的叫声也婉转多变。那张大嘴比同类体型的林鸟要明显大不少,可以啄食大粒的果实种籽。

  它起身飞落到桥边草地边的灌木上,准备寻找自己的早餐。这可能是它南迁途中的一个休息的驿站。

  这种鸟古称“火燕儿“,雄鸟色彩更艳。湿地苇林中的木栈道上,北红尾鸲雄鸟不时从苇丛飞出来。

  宽阔的水面,一对赤膀鸭夫妇相伴游荡,其貌不扬是它低调的特征。附近是一只凤头,这种在湿地公园宽阔水域较多。

  蒹葭湖核心区外南边,一只环颈雉突然飞起,飞行几十米的水面后,落在远处灌木中。

  一只灰头绿啄木鸟飞落在寒梅曲水景点的树丛中,头顶是万绿丛中一点红。它比公园里见到的星头啄木鸟个头大许多。

  大山雀肚子中间有道明显的“黑拉锁”,找食中,总是“吱吱嘿”地叫个不停,和同伴保持联络。

  普通鸬鹚是灞湿地数量最多的水鸟,它们水中捕鱼,树上栖息。鸬鹚不像许多浮游水面的野鸭一样有尾部有油脂腺,不能给羽毛涂油,因此羽毛不防水,只好晾晒。为了适应潜水捕鱼的职业生涯,它们进货中让羽毛变得透水性强,可以减少浮力,从而在水中行动自如。

  斑嘴鸭在公园见到上百只以上,看来它是适应这里环境的优势种群。一只白鹭飞过鸭群,它们共享这片水域。

  蒹葭湖南路的大片芦苇丛,一条长长的木栈道穿行而过,两边的苇丛和树上不时飞落小小的鸟影。鸟声单音而纤细的,是小,它们在苇丛中找食,与麻雀相似的羽毛,一只小落在芦苇丛中,不仔细辨识,很难发现它。一只灰头也短暂露头。一只红胁蓝尾鸲从苇丛穿出来落在栈道边缘,见有人来,又一头扎进苇丛不见了。北红尾鸲总爱与红胁蓝尾鸲相伴,一只北红雄鸟也飞到栈道边的芦苇上,黑翅上的白斑分外醒目。几只珠颈斑鸠飞飞落落,一只棕背伯劳飞上柳梢最高处。白颊噪鹛在此扎堆。一只黑黑的小鸟突然从草丛被惊起来,飞到不远的苇丛中,貌似普通秧鸡的亚成鸟。黑水鸡不仅在水中游,香港藏宝图口罩无需戴口罩空气情况良好,,也到苇丛中的草地找食。在苇丛远离栈道的一侧,发现一只黑不溜秋的山噪鹛。

  在苇丛湿地东侧,最惊艳的一群山椒鸟。五只黄色的雌鸟伴着一只艳红的雄鸟在高高的树冠上翻飞,又很快结伴往起源门方向飞走了。

  小水渠边,一只黑水鸡亚成准备飞过到苇丛中找吃的。看来黑水鸡已把这里作为繁殖地。

  这片蒹葭湖南边的芦苇一人多高,茂密的苇丛成了类的乐园。这里隐藏着一只小,你能发现它么?

  棕背伯劳喜欢把抓住的小动物挂在带刺的树上扯着吃,它带弯钩的嘴犹如小猛禽,甚至能猎杀小鸟。

  往观鸟塔方向行进,遇到一大群棕头鸦雀在路边灌木丛中觅食。一群银喉长尾山雀仔细搜索树枝树叶中隐藏的小虫。一只星头啄木鸟落在柳树上埋头找虫,戴胜从地上飞到树上驻足观望。蒹葭湖中,白鹭和大白鹭在浅水中抓鱼,苍鹭老等着鱼儿送到眼前。大群夜鹭在柳树上歇息。湖中不时游着斑嘴鸭、黑水鸡、小??。不时有鸿雁和飞雁飞上天空,又滑降水面。登上24米高的观鸟塔东望,灞河水面,上百只鸬鹚群飞往返,声势颇壮。高处俯视湿地公园,碧波满园,绿树成荫,草木繁茂,鸟影纷飞,人行道上,其乐融融。

  正在草地觅食的戴胜飞起来,落到柳树上观察动静。它是这里的长住鸟民,我曾5年前第一次来灞湿地公园,就曾见过两只戴胜。这种鸟俗称“臭姑姑”,抚育雏鸟时巢里粪便不清理出去,用臭气防止天敌干扰。

  银喉长尾山雀能把附上树枝上的细小虫子找出来吃掉。它们爱结群活动,但这一只不知为啥形只影单,找不到大部队了。

  大白鹭与中白鹭的区别之一,是它的嘴裂过了眼睛到了眼后方,而中白鹭嘴裂不过眼。

  一只灰雁振翅飞过,它的嘴是红色的。灰雁是欧洲家鹅的祖先,中国家鹅是由鸿雁驯化来的。

  五只雁排队飞起来,这像一支灰雁和鸿雁的混合编队。按说灰雁的嘴应该是肉色,前后两只雁有明显的灰雁特征,而鸿雁嘴本应为黑色,左二黑嘴特征明显,应为鸿雁。但右二、右三两只嘴似灰雁,脖颈颜色又像鸿雁,可能是两种雁的“混血儿”。

  几只大雁飞落水中,神州彩霸王高手论坛一男子割腕寻死其妻子称,。这两只嘴色脖颈色明显有差别。可能攻击者是鸿雁和灰雁的混血儿,瞧它的嘴还杂有黑色,体型也比灰雁略大些。而前者是典型的灰雁。一般来说,鸿雁攻击性比灰雁稍强。不同的大雁、甚至大雁与家鹅可以杂交么?可能性很小,但不是绝无可能。

  在起源门附近的浅水塘中,苍鹭和鸬鹚各占一石,相看两不厌?苍鹭想说鸬鹚说什么,还是欲辩已忘言?

  从上午8点到下午3点,在灞湿地公园观察记录到45种鸟。与四五年前的前两次来这里观察鸟类的30种左右数量相比,单日观察鸟种数量增加了不少,当然也有如今正是鸟类迁徙旺季过境的因素。北京圆明园鸟类观察记录数量最多的一般在每年5月中旬,曾在半天之内观察记录到高达65种之多。

  李叔同曾有诗回忆儿时嬉戏:“高枝啼鸟,小川游鱼,曾把闲情托”。灞湿地公园有如江南,成了西安居民假日休闲的好去处,但愿人鸟和谐同享这片美丽的家园。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armpal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